民间慈善助力“广东扶贫济困日”:扶贫不只是政府的事儿

2017-07-03 热点

摘要

如果将广州慈善视为一个从无到有的市场,2010年扶贫济困日开设是为了提升购买力,2013年慈推会的创办可视为改善产品的质量与购买体验的尝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主事者意识到供需双方的对接不是一个简单的“拉郎配”的关系。好比渔夫打鱼,影响收成不仅仅是渔夫与鱼之间的博弈,还需要一个良性循环的生态系统。

本文首刊于《善城》杂志,此版本略有改动。作者:黎宇琳

到2020年,实现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所有贫困县“摘帽”。在中央政策的推动下,各地扶贫工作开始进入冲刺期。

6月30日,广州启动2017年广东扶贫济困日活动暨深化“羊城慈善为民”行动,通过爱心捐赠、精准扶贫对口帮扶、访贫慰问和深化“羊城慈善为民”等一系列活动,广泛动员社会各界参与扶贫济困。从2010年开展首次广东扶贫济困日活动至今(2017年),广州通过“广东扶贫济困日”累计募资超过27亿元,使扶贫济困日成为当地最大的慈善资金集散平台之一。

广州市市长温国辉在扶贫济困日活动上表示,广州作为国家重要中心城市,积极承担对口支援扶贫开发任务,大力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工作。希望广大爱心企业、爱心人士积极参与扶贫济困和慈善事业。“广州市将严格按照《慈善法》规定,尊重捐赠人意愿,坚持公开透明原则,管好用好捐赠款物,让广州成为放心做慈善、开心做慈善的“慈善之城”。”黎明副市长则号召社会各界以此次活动为契机,带头捐款捐物,出谋出力,掀起人人助力扶贫攻坚的热潮。

建设中的广清产业园。产业转移龙头项目发挥辐射带动效应,同等条件下优先安排帮扶地区贫困人群就业。

“扶贫日”的由来

自1994年《人民日报》发文为慈善正名,至 2011年广东省委省政府印发《关于加强社会建设的决定》的 17 年间,珠三角腹地的民间慈善事业经历了一段颇为漫长的苏醒期,在那些年里,虽有 2004 年《基金会管理条例》破冰性文件出台的重大利好,民间力量,尤其是先富起来的企业家们,对慈善事业的投入多少带着观望态度。

在那段时光里,慈善组织的募款是相对困难的。以广州市慈善会为例,这家有官方背景的基金会成立于1994 年慈善解禁之初,自成立起,广州慈善会每年举办一次“慈善之光”晚会,作为该会的主要筹款项目。至2007年,晚会累计筹集善款2.1亿元。

2.1亿元,这长达13年的筹款总额仅与日后广州慈善会在2012年一年的筹款总额相仿,而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这个数字增至5亿元。

在2010年前后,如何扩大慈善的影响力,动员更多民间力量参与,是广州慈善界的一个重要命题。

2009年12月,广州市政府抱着“摸着石头过河”的心态举办“广州慈善日”活动,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大规模募捐,通过举办大型慈善募捐晚会、慈善一日捐、上街贴旗筹款等活动,反响良好,当日共接收捐款1.04亿元,大大超过以往主题募捐活动。

时任广州市政府一名领导在新闻发布会表示,开展统一的“慈善日”活动,容易造成大声势、大规模的集中募捐活动,有利于充分聚集社会慈善资源,募集更多的慈善资金,救助更多的困难群众,做强做大慈善募捐品牌项目。

“广州慈善日”的一大特色是借鉴香港募捐,引入“上街贴旗筹款”的方式。当天有 3500 名义工走上街头,佩戴义工证,背着广州市慈善会印发的统一筹款旗袋,并向捐款市民贴上“你我他 齐行善”的红色圆圈爱心标志旗贴。

“卖旗”是香港慈善机构筹款的传统渠道,始于1945年。有意参与的慈善团体必须先向社署提交申请,经评估合格的慈善团体经过抽签决定“卖旗”的先后顺序并颁发“卖旗日”许可证。由于香港各大慈善团体都踊跃报名申请“卖旗”,有的机构甚至连续申请 3 年后才有幸被抽中。“卖旗”持续多年,香港市民之所以能一直保持捐款热情,出自于对慈善募捐的信任。

2010年,中央政治局委员、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参加全省扶贫工作会议时提出,可以在全省开展“帮扶活动日”以及依法设立“扶贫济困日”,使扶贫济困活动做到“常流水、不断线”。后经国务院批准,自2010年起,每年6月30日被确定为“广东扶贫济困日”。

当时,广东全省仍有3409个贫困村,人均年纯收入1500元以下的农村贫困户有70万户316万人,特别是还有200多万农民居住在危房和茅草房中。粤东西北地区的社会保障设施、保障水平与广东经济社会发展不相适应。扶贫济困日筹集的善款主要用于粤东西北地区。

后来,广州将“广东扶贫济困日”和“广州慈善日”合并举行,并由市民政局牵头成立活动工作小组,成员包括宣传、统战、经贸、财政、国土、工商、侨办等 20 多个部门,各部门发动其领域内的国企、外企、民企以及工商户等参加捐赠。

明星慈善家的身影

当地政府高姿态的背书增强了民营企业家对慈善的信心。2012年6月,在当年广东扶贫济困日的活动上,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再度慷慨解囊,捐资3.5 亿元,在2010—2012年间,许家印和恒大在广东的扶贫事业的捐赠额已经达 10.5亿元,仅在“广东扶贫济困日”已累计捐款7.88亿元。

广东扶贫济困日活动现场,爱心企业、爱心人士参与认捐。

广州经济以房地产、金融等传统产业为主,当地企业家在参与公益慈善时也偏爱传统的扶贫济困、捐资助学。除香江集团的刘志强、翟美卿夫妇,恒大集团的许家印、时代地产的岑钊雄等房地产商人均在官方倡议的扶贫活动中常有大手笔捐款,许家印是其中最慷慨的慈善家,曾连续三年位居福布斯中国慈善榜榜首。

碧桂园的创始人杨国强也是广东扶贫济困日的常客。在2010年广东扶贫济困日上,杨国强与其女杨惠妍承诺4年捐出2个亿用于扶贫济困事业,杨国强还定下了“亲力亲为,一年帮扶一个村”的目标。随后,他来到清远树山村,开始在当地进行整村扶贫。

后来,杨国强更向社会承诺:“今后10年,和女儿杨惠妍再拿10亿元,每年1个亿,专门用于扶贫。”此言一出,网友将其称为“十亿叔”。2016年的扶贫济困日活动,杨国强及杨惠妍再次捐出5亿元,自2010年至2016年,杨家累计捐出13亿元。

尽管许家印与杨国强都因巨额捐赠一度荣登中国慈善榜,但在广州当地,最有名的企业扶贫项目是星河湾创始人黄文仔在从化山区“造血式”产业扶贫。

在首个广东扶贫济困日,黄文仔认捐1亿元,仅在9个月后,他再次捐资1.19亿元,开始全面启动从化吕田镇狮象村的新农村建设。他先是斥资近亿元将全村房屋重建,让几乎每一个狮象村人都住进了新房;再用近3000万建狮象村发展基金,并成立“星河湾狮象农业发展公司”,扶持狮象村的农业产业,为当地经济发展“造血”。

星河湾集团响应国家大力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战略,捐资1.19亿大力建设狮象村新农村。

黄文仔把自己的扶贫模式归纳为“农村用地集约化、农业产业化、经营企业化、模式多元化、资金透明化、参与社会化、时间进度规范化”。在市场经济领域已获得成功的企业,在政府的牵线搭桥下,开始大规模用管理企业的方式来改造贫困山区。

民间慈善的破冰

政府主导扶贫济困日,并不是为了让官办慈善更强大,而是为了扶持民间慈善的发展。

在广东省委省政府《关于加强社会建设的决定》的指引下,省会广州自2012年起开启了一系列领先全国的改革。其中包括“松绑”社会组织登记,让民间慈善组织直接向民政部门登记,无须找业务主管单位挂靠;也包括《广州市募捐条例》的正式实施,破除了公办慈善机构在慈善募捐中的“专权”,为民间慈善组织提供了与公办慈善组织公平竞争的环境,从制度上鼓励民间慈善的发展。

在2012—2013年间,不少民间慈善组织虽获公募权,但发展时间尚短,自身影响力有限,实际募款效果并不理想。对于有意在新兴慈善市场“消费”的捐赠者来说,可供选择的“产品”并不多。不少企业往往更愿意捐款给有政府背景的慈善总会、公募基金会。学界认为,一方面,一些官办慈善组织经多年运作和服务,在企业乃至民众中形成了一定的公信口碑;另一方面,企业也希望进一步联络与政府的关系。

在这样的背景下,广州民政部门为扶贫济困日开发了一个“升级包”——慈善项目推介会。推介会坚持“政府搭台、慈善组织运作、社会参与,让慈善回归民间”的理念,让慈善项目在这个平台上集中展示,向企业进行推介,并且依托网络的力量向社会推介,把推介与募捐相结合。

广州慈善项目推介会慈善义卖区,琳琅满目的小物品引来许多市民前来观看。孩子们在推介自己的慈善作品。

广州“追梦天使”艺术团是慈推会的明星项目之一。艺术团成立于2014年9月,挂靠在广州市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下,致力于帮助有艺术才华却缺乏经济条件的残障孩子实现艺术梦想。

“追梦天使”艺术团拥有40余名团员,大多是有心智障碍的青少年,而工作人员则以他们的家长为主。其项目每年需要经费 70 万元,但成立之初,只能靠家长们自筹,压力不小。

2015 年初,“追梦天使”参加了第三届慈推会,并被列为重点推介项目。当时,广州莱凯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肖萍,即场表示愿意捐助10万元人民币。在慈推会上,“追梦天使”艺术团累计筹款接近40万元。“追梦天使”负责人将这笔资金形容为“奠基石”,“如果没有慈推会对接的资金,项目没法顺利发展。”现在,艺术团每年能够获得企业的持续资助,加上网络筹款,已基本解决生存问题。

慈推会好比婚介所,有成功“牵手”的例子,也有不乏找不到“对象”的个案。最终首届慈推会项目对接成功率在42%。第二届对接成功上升到60.15%,第三年为73.48%。

广州德心戒毒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是一家成立于2012年7月的社工组织,希望建成一个20个床位左右的“中途宿舍”,帮助戒毒人员重新融入家庭和社区。2013年,他们参加了首届慈善项目推介会,但在推介会上他们没有募得款项。

“我们的组织还比较年轻,大家对我们还不了解。戒毒人员也不像其他弱势群体容易引起人们的同情,很多人对他们还有偏见,这也说明慈善文化需要培育。”尽管没有筹到钱,中心执行总监邹林锋还是认为不虚此行。“比募捐更重要的是展示。我们站出来了,让大家了解还有哪些人需要社会的帮助,这就很有意义。”

构筑有地方特色的慈善生态
如果将广州慈善视为一个从无到有的市场,2010年扶贫济困日开设是为了提升购买力,2013年慈推会的创办可视为改善产品的质量与购买体验的尝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主事者意识到供需双方的对接不是一个简单的“拉郎配”的关系。好比渔夫打鱼,影响收成不仅仅是渔夫与鱼之间的博弈,还需要一个良性循环的生态系统。

2016年6月,广州启动“ 羊城慈善为民”行动系列活动,按照“政府搭台、社会运作、公众参与、全民共享”的理念打造慈善品牌,激发民间慈善活力,营造“人人尽力、人人参与、人人共享”的慈善氛围。

广州市慈善会秘书长汪中芳将之视为“供给侧改革”在慈善领域的一次尝试:“企业家做慈善,实际上他们对自己的需求不了解,捐款多少是有点盲目的。而另一方面,我们的公益慈善项目在产品开发上又很弱,所以我曾在年终总结时提出,要进行‘慈善供给侧改革’。”

在汪中芳看来,精准扶贫的核心,就是慈善供给侧改革。“你这个产品是不是社会真正需要的、困难群众需要的、贫困地区需要的,或者说你开发这个产品,是不是捐赠人真正需要的,能不能激发捐赠人持续参与的热情?慈善供给侧改革就两点,一是你的产品是不是满足需求,第二个,这种需求不仅是受益人的需求,还有捐赠人的需求。”

这种慈善供给侧改革的思路,在实践中表现为政府为民间搭台,有意识地增加新的元素,以构筑有地方特色的慈善生态。在2016年—2017年间,广州政府促成了包括“慈善嘉年华”、“线上募捐平台”、“慈善之城联盟”,以及你正在看到的《善城》杂志等一系列新生事物。

慈善嘉年华

2016年7月,广州市2016年广东扶贫济困日暨“羊城慈善为民”行动系列公益慈善嘉年华活 动,在广州市知名的商业步行街——北京路启动,以“关爱贫困人口,助力攻坚脱贫”为主题。活动期间,步行街商家以不同形式参与慈善,有企业直接捐赠善款,也有摆放募捐箱方便市民随手 捐赠,还有的发动员工参与义工服务,捐赠商品义卖筹款等。

线上募捐平台

2016年8月,民政部官网正式对外公示了首批全国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名单。广州市慈善会慈善信息平台作为全国唯一慈善会信息平台,也是全国唯一地级市慈善信息平台入选全国互联网公开募捐平台。广州市慈善会慈善信息平台于 2014年6月上线,至2016年9月,有合作组织271家,在线捐赠10余万次,合作项目捐赠总额2400余万元。

“慈善之城”联盟

2017 年初,广州把“深化‘羊城慈善为民’行动、创建‘全国慈善之城’”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作为“提升推进民生社会事业”的一个重要手段,纳入城市发展战略。广州计划“凝聚全市慈善组织和社会公众之力,释放民间慈善资源和活力,提升现代慈善事业发展水平”。

2017年3月,广州市“慈善之城”联盟成立,联盟首批成员单位144家,涵盖企业、慈善组织、行业协会商会、学校、媒体等。

后记: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

精准扶贫的核心思想就是要帮助每一个贫困人口都摸索出适合的致富路线,这正是“共同富裕”理论原则的发展和延伸。当前中国扶贫脱贫已进入攻坚克难的重要阶段,不能再继续“灌水式”“输血式”的传统扶贫模式,在这样的节点上,民间慈善能如何为精准扶贫提供助力,这是一个能开启很多机遇的新命题。

扶贫济困,政府责无旁贷,民间亦应出力,亦可有所作为。


动一动手指,助力广东脱贫攻坚

据悉,广州市慈善会设立了“我为广东脱贫攻坚献爱心”慈善项目和深化“羊城慈善为民”行动创建全国“慈善之城”主题慈善项目。该项目筹集的捐款将全部用于今年广州市对口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任务和相关慈善项目。如果你也有一颗乐意为广东扶贫济困和慈善事业贡献力量的心,欢迎积极关注以下参与方式:

捐款方式
1、关注广州市慈善会微信公众平台(微信号:gzcs.org),点击“品牌项目”,选择“我为广东脱贫攻坚献爱心”捐款。
2、银行汇款。通过银行汇入广州市慈善会账户(开户名称:广州市慈善会,开户银行:中信银行广州北京路支行,账号:7443 4001 8260 0039 646),汇款转账时请注明“6.30 捐款”。
3、现场捐款。可直接到广州市慈善会现场捐款(地址:西湖路99号10楼,联系电话:020-83179949、83322654)。
4、扫一扫如下项目微信二维码,在线便捷捐赠、转发或分享。

文章来源:公益资本论

文章链接:http://gongyizibenlun.com/1035

作  者:黎宇琳

版权声明:

本文文字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微信id:yxtkhl-。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号“公益资本论”(id:gongyizibenlu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