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流浪儿童,除了食物和住所,还得改变社会成见

2019-04-25 社工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全世界的流浪儿超过一亿。尼日利亚的失学儿童高达有1050万,为各国之首。这些因贫穷、被抛弃或父母离世等原因而离开家的孩子们,大多错失了受教育的机会,容易遭受剥削与虐待。

非营利机构“街头牧师”致力于解决流浪儿们最为迫切的需求: 食物与住所、教育、免受虐待、技能培训与指导。其大部分资金来自团队成员的个人捐献和慈善捐赠,以及近期的门票收入。

街头牧师试图改变人们对这些孩子的成见。它的脸书页面定期报道流浪儿的个人故事。“这些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变得粗暴、强硬,是因为他们将成人世界视为持续的威胁, 认为人们厌恨自己。”

2017年2月,街头牧师的创办人詹姆斯·奥基纳在一项推广活动中向尼日利亚的流浪儿宣传教育的价值。

全文约1300字,读完约需2分钟。

丹尼尔是尼日利亚港口城市卡拉巴尔的一名流浪儿。七岁时他离家出走,六年间,丹尼尔流窜于城市各个角落,靠捡拾金属废料勉强维生。 “你得扮演硬汉才能生存下去,”现年15岁的丹尼尔说,“我们每晚都睡在一家店铺里,店员把门反锁后就离开了。”

丹尼尔如今和其他数百名流浪街头的未成年人一起重返校园,居住在当地教堂提供的宿舍里。这都归功于八名青年的庇护与帮助。自2015年以来,这群青年人领导的非营利机构“街头牧师”(Street Priests)致力于解决流浪儿们最为迫切的需求:食物与住所、教育、免受虐待、技能培训与指导。

街头牧师并不是尼日利亚唯一一家流浪儿救助机构。与其他机构相比,街头牧师的优势在于机构创办人自身的经历。奥基纳在父母分居后加入了帮派,寻求归属感,当时他只有8岁。后来,在一名堂兄的积极影响下,他放弃了街头生活。

现就读于卡拉巴尔大学的奥基纳说:“2014年的一个晚上,我遇到了一名流浪儿。他英语说的不错,但看起来很邋遢,靠在酒吧跳舞来谋生。我感到必须做点什么。”于是,他放弃了在一家本地时装品牌的营销经理职位,发起组织街头牧师。

街头牧师的工作人员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踏遍卡拉巴尔的大街小巷,与流浪街头的未成年人进行数小时的谈话,讨论如何可以摆脱现在的生活。该组织与其他机构合作,为流浪儿们提供免费的补习课、营养项目,普及药物滥用危害性的知识。他们还帮助几名流浪儿与父母团聚,并为十几名孩子安排了领养手续。

“即使你为孩子们做的事情再微不足道,也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影响,” 18岁的奥瓦特说。这名大学生也是街头牧师的伙伴关系部负责人。如今街头牧师的工作已经颇具口碑,他们帮助过的孩子会向街上的朋友们讲述其工作。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全世界的流浪儿超过一亿。尼日利亚的失学儿童高达有1050万,为各国之首。这些因贫穷、被抛弃或父母离世等原因而离开家的孩子们,大多错失了受教育的机会,容易遭受剥削与虐待。他们还要面对社会污名。在卡拉巴尔,人们把流浪儿叫做“Skolombo”(这是一个形容屡教不改的犯罪儿童的贬义词),还指责他们袭击路人、有偷窃行为等等。

奥基纳说,对流浪儿的负面看法曾经一度使得街头牧师的工作难以展开。“我们甚至无法使用公共空间来开展活动,社区也不接纳我们”。

街头牧师正试图改变对这些孩子的成见。它的脸书页面定期报道流浪儿的个人故事。“这些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变得粗暴、强硬,是因为他们将成人世界视为持续的威胁, 认为人们厌恨自己,” 奥基纳说。

该组织的大部分资金来自团队成员的个人捐献和慈善捐赠,以及近期的门票收入。街头牧师最近在该市最大的卡拉巴尔购物中心组织了一场以流浪儿的生活为主题的演出,包括诗歌朗诵和歌舞表演。

“奥基纳和他的团队在流浪儿的心理咨询和指导方面取得了成功,显著降低了流浪未成年人的犯罪比例。” 卡拉巴尔大学社会学老师伊赫贾迈祖说。伊赫贾迈祖运营着一家社会企业,为尼日利亚的学生和失学青年提供课后教育和服务。她认为,街头牧师鼓舞着其他年轻人发起类似的项目。与此同时,他们正在寻求机会,将服务扩展到尼日利亚的其他地区,为数以万计的儿童服务。

曾经的街头小子丹尼尔明年就要开始念初中了。谈及未来的梦想时,他神采奕奕。“我希望有一天能成为一名演员,这样我就能影响很多人,帮助他们去做好事儿,”他说。

文章来源:公益资本论

文章链接:http://gongyizibenlun.com/1892

作  者:

版权声明:

本文文字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微信id:yxtkhl-。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号“公益资本论”(id:gongyizibenlu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