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这4大负面事件要拿小本本记下来

2020-01-12 热点

1月上旬,《慈善蓝皮书》2019年度中国十大慈善热点事件发布,由超过100位来自公益组织、新闻媒体、学术机构、政府部门等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投票产生,得票最高的两个事件都是新近发生的大型争议事件——水滴筹与春蕾计划。

评出的十大事件中,另有两则负面消息也值得注意:一是在2019年里彻底撕裂了“公益界”的多起性骚扰事件;二是年底各大机构乱发公益奖项,连范冰冰和鸿茅药酒都能获奖的闹剧。

把这4件事放在一起横向比较,很有意思:

春蕾计划事件背后是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家国家级公募基金会。春蕾计划是儿基会的拳头项目,早在2005年就被民政部授予了“中华慈善奖”。但在近期的风波里,公信力的小船也是说翻就翻。因“女童救助计划资助男童”,这家资格最老的官办慈善组织引起了许多网友,尤其是关心性别议题人士极大的不满,以至于宣传部门都出手介入,让主流媒体笔下留情,年底了,多报道些正能量。

春蕾计划事件说明,官方身份并不必然带来公信力。


不过,公众不买官办慈善组织的账,对于声称要解决社会问题的企业也是充满猜疑。

水滴筹是近年来大病筹款平台中跑得最快的,争议事件也多,正好被拿来当批斗大会的代表。早在5月,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百万募捐”事件,就激起公众对水滴筹审核不严格、管理不规范的质疑;而到了11月底,梨视频曝光水滴筹地推人员“扫楼”、“隐瞒事实”的视频更是有图有真相,水滴筹背后的水滴公司也被推上风口浪尖,商业组织以营利为目的参与公益事业究竟可不可以?这种原本非常行业化的话题也成功出圈,激发了许多批评人士的创作热情。

水滴事件说明,企业跨界做公益也不被信任。尽管这本来是件大好事,但操作层面的问题会极大地影响社会观感。


权力与资本固有其局限性,民间公益机构是不是更受欢迎呢?

“Metoo”运动让不少公益机构声誉扫地,成了丑闻的代名词。早在2018年,多起性骚扰举报直指公益知名人士,影响恶劣。在2019年里,“Metoo”运动持续发力:年初“工友之家”贾志伟被举报性骚扰;6月,成都市一天公益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理事长刘猛性骚扰案于成都武侯区法院一审判决,认定刘猛存在性骚扰行为;12月,曾于2018年被举报性骚扰的“花开岭”公益村发起人邓飞开展项目公开募款,遭受质疑,公开募款项目被下线。

一系列性骚扰事件表明,民间公益机构也并不是道德高地,权力与资本有的毛病,他们也一样都不少。


而且,这个社会似乎出现了问题,有些时候,坏人不用受惩罚,反而可以拿大奖戴大红花。

12月21日,鸿茅药业获颁中国中药协会授予的“2018年度履行社会责任明星企业”称号,舆论一片哗然,要知道,此前鸿茅药酒因“跨省抓医生”的事件犯过众怒,人们等不来鸿茅受罚的消息反而听闻鸿茅获奖,获的还是“社会责任”奖,实在是惊诧莫名;12月27日,中国中药协会眼看众怒难犯,舆情滔滔,不得已在官网公开道歉并撤销了对鸿茅药酒的表彰。

一系列乱发奖的情况表明,一些本该好好维护公信力的机构已经彻底不要脸了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从官方到民间都爆雷,舆论对泛公益机构的质疑超越了“身份政治”的考量范畴,即公众在质疑一件事情的时候,并不是站在某个阶级的立场去质疑另一个阶级,也不是基于“屁股决定脑袋”的逻辑去攻击敌对阵营,大多数时候是抱着一种朴素的正义感就事论事,尽管这种正义感的表达并不是建立在充分了解事情全貌的基础上,但对公平公正的渴望是溢于言表。


比如说,“Metoo”运动背后的情况非常复杂,我等吃瓜群众其实也不怎么了解细节,但出于一种朴素的情感,并不妨碍我们站一个批判的立场。有人怕这样的丑闻会影响整个慈善行业,其实这是想太多了,某些国字头基金会出了问题,并不影响如中国扶贫基金会这样的好机构的募款,一些民间公益组织出了问题,“女童保护”、“自然之友”等优质项目不也还是发展得好好的?

这让我想起了棋士柯洁的最近的一番言论:“我不敢讲自己为国争光,我更多为家人、父母、身边朋友,支持我的人而战,我不喜欢说为国而战,万一输了呢?”同样的,某个公益机构的爆雷那只能说明某个机构,或者某个人有问题而已,跟一个行业通常没有什么关系。就笔者所见,除了当年的“郭美美事件”,近10年没有什么负面新闻能对捐赠市场构成实质性的影响。

2019年9月7日至9日,腾讯99公益日进入第五年,共有4800万人次爱心网友通过腾讯公益平台捐出善款17.83亿元,较去年提升超过1倍,超过2500家企业配捐3.07亿元,加上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提供的3.9999亿元配捐,3日总共募得善款达到了24.9亿元,再创新高。

地方慈善会的崛起是今年99公益日的一大看点。在腾讯公布的公募机构筹款排行榜前十名中有5家为地方慈善会,其中排行榜首的重庆市慈善总会共募集善款1.31亿元。这一现象引发了不少公益慈善界实践者与研究者的关注,有人认为这凸显了慈善会系统的动员能力与创新转变,但也有人担心行政力量的过度介入可能有碍公益慈善行业的健康发展。

其实,不必过虑,中国慈善有其特殊的发展脉络,行政力量的介入有好有坏,民间自发的组织又何尝不是?何况,人民群众只盼解决问题,他们并不关心是由哪一个部门来完成的。

给自己熬碗鸡汤

尽管坏消息不少,但我还是倾向于相信这个世界会好的,只要我们不喊那么多口号,踏踏实实地做事,从细节开始创新,从微观改变社会,你的家庭、你的机构、你的社群就会变好。越来越多的好家庭、好机构,好社群长出来了,这个社会自然就好了。坏人?他们会被淘汰的。

We believe to see.
​​​​

文章来源:公益资本论

文章链接:http://gongyizibenlun.com/2131

作  者:

版权声明:

本文文字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微信id:yxtkhl-。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号“公益资本论”(id:gongyizibenlu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