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资本浪潮下的伪命题:互联网巨头夺走小菜贩的生计?

2020-12-21 热点
■  团长在分拣蔬果
“社区团购”的商战打得异乎寻常的激烈,已经演变为一个矛盾尖锐的社会现象。
 
先是巨头们蜂拥进场,“百亿补贴”掀起价格战,触动传统供销商核心利益,有大供货商已扬言抵制;与此同时,舆论场烽烟四起,官媒点名弹压,自媒体火力全开,社区团购被贴上了“不道德”的标签,批评者痛批“互联网巨头正在夺走卖菜商贩的生计”,众多媒体、KOL跟风鼓噪,表面上是保菜贩,实际上是反资本。
■ 近期,国内产量最大的粮油巨头华海顺达发布公告称,所有的业务都需要总部批准,才可以向社区团购公司供货。
反资本固然有深刻的社会原因,但是,互联网巨头抢了小菜贩的生意?这明显是个假问题。
 
众所周知,真正影响到传统小摊小贩营业的,是城管。城管把小菜贩赶到了需要交租的菜市场里。小菜贩也确实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但抢他们生意的不是互联网巨头,而是随着城市发展一个个出现的超市、社区生鲜门店。是沃尔玛、家乐福、华润万家,是钱大妈、农鲜康、番薯藤。
 
一个基本常识是:电商平台是个平台,平台是不直接跟抢小摊贩生意的,他们不在同一个维度,平台一般是给小商贩提供平台,让小商贩去拼市场。社区团购真正威胁的是传统供销商的利益,特别是价格战开打之后,打乱了供销商原有的定价体系,引发了零售行业利益格局的洗牌,利益受损者自然不肯甘休。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商家与商家之间斗法,这是新兴的“平台-团长-社群”的模式与传统的“供销商-店长(摊主)-会员(路人)”模式之间的竞争,是在网上卖东西、当了团长开团卖货的小商贩,跟在街边或者菜市场摆摊的小商贩抢生意,都是人民群众,没谁是阶级敌人。
 
为什么在反社区团购的时候非要高举“夺走卖菜商贩的生计”的旗帜?因为这容易激起人们的朴素的正义感。
 
事实上,社区团购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早在三年前,一线城市的小区里就开始流行各种形式的团购了,只是当时的团购的规模没那么大,可买的东西也没那么多,通常是一些水果、糕点、或者团长家乡的土特产等。
 
今年受疫情影响、社区封锁,菜市场关闭,社区团购才开始井喷。我记得很清楚,年初有段时间我们家买不到菜,我家那口子天天指使我到小区楼下一家杂货店里拿团购,每次都是好大的一袋,米、肉、蔬菜都在那买,直到最近,我才知道那就是“兴盛优选”,以前我一直以为是杂货店老板娘自营的生意。
社区团购的货品种类繁多,1分钱的萝卜到四千多元的手机都在卖
对比起传统的实体摊档买菜,社区团购买菜有优势也有短板,对于商家来说,“以销定采”的模式是很有吸引力的,从采购的时候就知道货物肯定会卖光,而且库存日清不用积压仓库,这是许多小店老板长久以来的梦想;对于没时间买菜挑菜的消费者来说也很方便,他们可以跟着社区里最会买菜的人一起下单,还不用自己跑腿。但是,社区团购的短板也很明显,消费者不能当场体验,也没办法及时退换,注定没有办法满足对菜品有追求人群。
 
可以说,社区团购的兴起为了解决部分市民没有时间买菜,不知道该买什么菜的问题,有着很广泛的的市场需求。互联网平台正是看到了这样旺盛的市场需求,才在2020下半年开始大举进场,乃有今日“百团大战”的混战局面,这里面确实有一些风险是需要警惕的。

■ 众多巨头入局社区团购,快递站、便利店、美容院等都变成了提货点

真正的问题是什么呢?
 
互联网平台正试图利用资源优势,整合社区生鲜零售终端,乃至有跑马圈地,谋求区域市场垄断地位的操作。真正值得关注的是平台在整合的过程中,会不会出现恶性竞争,有无破坏社区生态、扰乱市场基本秩序,侵犯小商贩正当利益的行为发生。
 
其中核心问题有二:一、团长与平台究竟是什么关系?平台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定位剥削团长;二、平台的补贴有没有一个度,有无违反有关法律以本伤人不正当竞争?
 
从目前的情况看来,团长与社区平台之间是一种自愿合作的关系,团长获利方式是在团购额里抽佣,随着平台用于补贴商品投入增多,每一次团购返利在5%—10%之间,能不能赚钱,就看团购总额有多大,比如说,这一团要是加起来都不满1000块,那团长就连100块都赚不到。同时,团长作为一个销售终端,工作量是非常大的,开团、接货、发货、处理退货,他们很辛苦,也未必能赚到多少钱。
 
在“百团大战”的当下,团长是个香饽饽,各路平台都在争抢,但团长的权益也不是很有保障,在团长群里,一直流传一个说法:“下一步,社区团购网站会抛弃团长,由骑手直接配送到用户手中”,这样一来,就相当于团长帮平台打市场,最后有可能被过桥抽板。但即便有这样的担忧,很多人团长还是愿意搭车平台经济快车,“在这个过程中,说不定能找到更好的运营方式和门路。”
 
团长是一个很重要的群体,例如小区周围本就存在的杂货店老板,他们目前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在平台动辄“百亿补贴”、“一元秒杀”、“9块9包邮”的大背景下,小店根本干不过大平台,不少人被迫转做团长,因为不做就意味着原本顾客群体被抢走;也有人干脆把杂货店关掉专职做团长。
■  新人有1分钱接近于赠送的优惠活动,每天还有秒杀和各种补贴券,这几乎是每个社区团购平台“拉新”和保持用户活跃度的招数。
但我们都知道,补贴总有一天会消失的,到时候资本退潮,有可能给社区留下一地鸡毛。从共享单车到长租公寓,我们见识过资本一拥而上管杀不管埋的破坏性扩张,我很支持政府建立各种规则来约束一些有钱任性的平台,防止它们打压别的竞争者,也应该对一些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不正当竞争的企业采取惩罚性措施。
 
毕竟,经济发展只是社会发展的途径,而不应是目的。市场竞争之外,还需要加入社会公平和社会成本角度的考量。
 
但要注意不能搞一刀切,也不应对创新收得太紧,这样,不仅让老百姓少了一个买菜的渠道,也让很多团长也少了一个谋生的方式。
 
我们不可能倒退回一个没有互联网的时代,社区团购作为一种经过了市场检验的新兴买菜方式,有新的社区连接在生成,不仅是互联网创新,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社会创新。这些团长们要是稳定下来,他们就是互联网时代的社区菜贩,我们要是真想保卫自己的社区,应该关心这些新兴岗位的前景,他们就在我们身边,真实而有温度地存在,他们的权益也应该得到保障。
 
其实我知道,很多人不是蠢,而是坏。
 
最近的风向是真的有点令人担心。B站里就特别明显,视频素材里只要出现马云,弹幕就好像见到杀父仇人一样。很多意见领袖也是见风使舵,各处煽风点火,逮着互联网平台直接就往死了骂,言必称反垄断,为了反资本而反资本,这种透着阶级斗争意味的现象在我看来才是最危险的。

文章来源:共益资本论

文章链接:http://gongyizibenlun.com/2407

作  者:黎宇琳

版权声明:

本文文字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编辑,加微信(id:yxtkhl-)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号“共益资本论”(id:gongyizibenlu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