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CEO的反思信给新经济公司上了一课

2021-04-06 热点 CSR

摘要

作为一家全国性的平台,公司必须承担不容回避的社会责任

3月30日,货拉拉CEO周胜馥向公司全员发布内部信,长文反思“长沙女孩跳车事件”,称货拉拉对此次事件“责无旁贷”、“难辞其咎”。

周胜馥在信中说,事件发生后,他曾一度想关停搬家业务,因为“搬家业务占我们的体量也不大,我们却要背上很大风险”,但他最终决定保留原有业务,并加大对营造安全场景的投入,“未来2年在安全方面投入将超过6亿元” 。

周胜馥认为“关停实际是在掩盖问题”、“作为一家全国性的平台,公司必须承担不容回避的社会责任,而解决社会问题,正是企业存在的价值”。

这态度,还是摆正了。

 
货拉拉同步也开展了一系列整改措施,包括但不限于:
升级“安全中心”。在跟车及搬家订单场景中,“安全中心”开启录音保护、位置保护、紧急联系人、号码保护、行程分享等功能。
用户如遇到危险或突发情况,在进行中的订单操作页面可直接一键报警,安全专线客服、安全部工作人员7×24小时待命。上线了“行程位置保护”功能。行程中的车辆一旦出现夜间高危偏航、夜间高危异常停留等情况,货拉拉预警系统也会做出相应的干预措施。

在货拉拉的整改措施里,可以看到它既照搬了滴滴的录音保护、行程分享及一键报警等做法,也有一些新举措,例如“行程位置保护”功能,就回应了此次“长沙女孩跳车事件”——如出现夜间高危偏航等情况,货拉拉预警系统会做出相应的干预措施。
事实上,无论滴滴,还是货拉拉,他们固然是在为自身平台的安全漏洞亡羊补牢,但同时也是在替近年来像病毒一样扩张的新经济公司趟雷。他们的教训,不只是滴滴、货拉拉的教训,事实上是所有新经济公司,尤其是平台型公司的教训。

新经济公司在解决社会问题的同时,往往也制造了新的社会问题,这是新经济公司的一体两面,不可孤立看待。

无论在这次的“长沙女孩跳车事件”,还是别的,因大平台的扩张冲动而引发的恶性事件,舆论界有一种声音认为,有问题的业务就应该切割,或者关停,或者试图将平台里的“公益服务”和“私益服务”分拆开来,建立防火墙。

这种观点主要是不太明白新经济公司的基本逻辑——他们往往是一些由私人出资,却提供公共服务,并依靠大规模扩张,用海量用户数据喂养一个智能算法系统,最后依靠大数据盈利的公司。

新经济公司,新就新在运用私人资本提供公共服务。他们的“公”和“私”是互为动力的,不可简单切割。

像货拉拉、滴滴这样的新经济公司,甚至可以包括我们正在看的微信,他们究竟是公共平台,还是私人平台?学界目前没有定论,但说他们是“准公共平台”,应该是没有争议的。

既然是“准公共平台”,那多少就得承担公共平台的社会责任,哪怕因此要损失一些利润。

比如货拉拉此次安全整改,客观来说,要是单纯从企业的投入产出比算,也许干脆把体量不大的搬家业务砍掉,让货拉拉专门拉货,是一个更好的商业决策,但这样一来,格局就小了。

周胜馥的反思信给新经济公司上了一课,无论货拉拉未来两年是否能兑现CEO的承诺。这封信最有价值的地方,在于为新经济公司在应对风险时提供了一个可供借鉴的思路:

一、不回避平台的社会责任;二、尽最大的努力解决问题;

三、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尽可能找到社会价值和商业利益的结合点,别什么有问题就砍什么。

但话说回来,货拉拉的整改不可能百分百杜绝问题的发生,风险依然是存在的,我们之前的文章就提到过,货拉拉应该“事前预防,事中担责,还有必要成立相应的专项基金进行事后救助”,这才是更完整的解决方案。

文章来源:共益资本论

文章链接:http://gongyizibenlun.com/2437

作  者:黎宇琳

版权声明:

本文文字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编辑,加微信(id:yxtkhl-)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号“共益资本论”(id:gongyizibenlu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