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机构为什么选不上第二批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

2018-10-28 CSR

5月24日,第二批9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正式公布:

  • 美团公益(美团)
  • 滴滴公益(滴滴)
  • 善源公益(中行)
  • 融e购公益(工行)
  • 水滴公益(水滴筹)
  • 苏宁公益(苏宁)
  • 帮帮公益(思源基金会)
  • 易宝公益(易宝支付)
  • 中国社会扶贫网(国务院扶贫办)

9家平台中有7家具有大型商业机构背景,远高于第一批的比例。灵析、米公益等为慈善界所熟知的中小机构无一入选,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我们先来简单回顾一下平台出炉的过程:

2018年1月4日,民政部正式发布《民政部办公厅关于遴选第二批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的通知》,拟遴选指定平台10家左右。

3月2日,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邀请公益慈善专家、慈善组织代表、媒体代表和信息化专家对49家申报平台进行形式审查、技术测评,35家通过审查,7家未通过形式审查,7家未通过技术测评。

3月7日,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组织公益慈善专家、互联网专家、慈善组织代表、新闻媒体代表、捐赠人代表共20人组成评审委员会对35家候选平台进行了专家评审和答辩。按得分由高到低排序,评审委员会提出了第二批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拟公示建议名单(平均得分80分以上)。

4月19日,民政部对第二批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遴选结果进行了公示。被公示的9家平台经公示后被指定为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

简而言之,平台的出炉经历了形式审查、技术测评——专家评审和答辩——公示三个环节。

第一个环节是形式审查、技术测评,依据的是《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

第一阶段符合规范即可通过,而通过的35家中大型商业机构的占比并没有那么高,中小机构背景的并不少。

第二个环节是专家评审和答辩,依据的同样是两项标准,原则是”依法依规、优中选优”。最终指定的9家是评审委员会打分排在前列的。也就是这些公益慈善专家、互联网专家、慈善组织代表、新闻媒体代表、捐赠人代表的共同倾向。

需要追问的是,为什么会有这一打分结果,为什么会产生大型商业机构排名靠前的倾向?这实际上源于平台产生的依据——《慈善法》。

《慈善法》第二十三条规定:慈善组织通过互联网开展公开募捐的,应当在国务院民政部门同意或者指定的慈善信息平台发布募捐信息,并可以同时在其网站发布募捐信息。

大家要留意一个关键词:平台是通过”指定”产生的。

如何指定呢?按标准,走程序,公平公开。

标准方面,民政部制定了两项行业标准。拟申请成为平台的机构都可以按照标准去组建团队、打造平台。

这一点无论是从成本还是技术上来说,对于大多数有志于此的机构都不算特别难,大批机构申报,35家机构通过形式、技术审查就是证明。

那么符合标准的机构是不是都可以成为指定平台呢?很显然不是。如果是,那就成为一种资格认证,而不是”指定”。

如何从这些机构中指定呢?民政部采用了遴选的方式,在这一过程中,评审委员会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出现大型商业机构排名靠前的结果是遴选的必然结果——通俗的说,评委遴选,不是找60分的及格生,而是优中选优,找90分、80分的优等生!

大型商业机构的优势是肉眼可见的:

首先,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更有保证

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是非营利的,平台的运营不能靠自身,需要大量的投入。对接慈善组织、捐赠人需要足够的人力(签订协议、审核资质、审核项目、项目上线、接受咨询投诉等);平台本身的维护需要服务器、带宽等物资投入;平台的运营需要资金的不断投入。

大的商业机构无疑更具有加大投入的想象空间。

其次,机构自身的可持续性更有保证

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不是一次性的,是需要长期存在的。9家平台中无论是美团、滴滴、苏宁这样的互联网公司,还是中行、工行、易宝这样的金融机构,思源基金会、中国扶贫网这样具有一定政府背景的机构,其规模和过往的经历都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其自身的可持续性。也就保证了其发起的公益平台的可持续性。

再次,可以为慈善组织带来更多的资源

这一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既然35家都可以提供基本的服务,为什么不选择资源更多的平台呢?

目前,慈善行业处于资金饥渴的状态,对流量的看重是一种必然。所以,第一批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中,腾讯公益、淘宝公益、蚂蚁金服公益等流量平台抢先入围。

大型银行、大型互联网公司拥有的客户、流量、现金流都是巨大的。水滴筹是如此,即使是作为慈善组织的中华思源工程基金会也是如此,其发起单位是民建中央,而民建是经济界人士为主的民主党派。

有了两项标准保证合规性,再有了以上三点,即使各界代表有更多样化的考虑,但总体倾向于大型商业机构是大概率事件。

如果《慈善法》关于指定平台的规定没有新的阐释,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的指定倾向于大型商业机构的趋势很有可能会继续下去。

当然,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申报成为平台的大型商业机构以什么样的理由通过,就会被赋予什么样的期望。

第一批平台在2017年的年中审核中,百度慈善捐助平台、京东公益平台就被约谈了,要求其加快平台改造与完善,开放自身优势资源,创造与公众预期相称的工作业绩。

按照目前的形势,中小型机构成为指定平台的几率是比较小了,这对慈善行业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会不会造成一批新的行业寡头,改变更多游戏规则,有待长期观察。

文章来源:公益资本论

文章链接:http://gongyizibenlun.com/1585

作  者:常时

版权声明:

本文文字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微信id:yxtkhl-。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号“公益资本论”(id:gongyizibenlu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