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案1000多亿!近600万人参与!“善心汇”一审宣判

2018-12-15 热点

昨天,湖南省双牌县人民法院依法对善心汇主犯张天明和其他9名被告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一审公开宣判。

参与“善心汇”传销活动的人员共598万余人,涉案金额1046亿余元。法院判处被告人张天明有期徒刑十七年,并处罚金一亿元;对本案其他9名被告人分别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一年六个月至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罚金,同时追缴各被告人违法所得。

庭审现场

双牌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5月,被告人张天明注册成立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心汇”公司)。2016年3月起,张天明陆续招募燕吉利、刘力华、黄荣权、董健、刘海、廖雄云、陈清劲、方同松、刘韩望等被告人加入深圳“善心汇”公司,开发了“善心汇众扶互生系统”并上线运行,成立、入股了多家公司。其以“扶贫互助”为名,以高额回报为诱饵,采取培训、宣传等多种方式在全国各地发展会员,骗取财物,要求参加者以缴纳300元购买“善种子”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会员之间根据“善心汇”确定的收益规则进行资金往来,以发展下线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会员的获利收益全部来源于后期会员投入的资金,而非实体经济支持。截至案发,参与“善心汇”传销活动的人员共598万余人,涉案金额1046亿余元。

此外,公安机关对“善心汇”传销活动立案侦查后,张天明通过“善心汇”公司微信群煽动600余名会员于2017年6月9日、6月10日先后到有关公共场所采取拉横幅、喊口号等行动,提出违法要求,抗拒、阻碍公安人员依法执行职务。

双牌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天明等10名被告人以“众扶互生系统”为依托,以直接或间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骗取财物,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秩序。10被告人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情节严重。张天明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抗拒公安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情节严重,且系首要分子,其行为已构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根据10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法律相关规定,遂作出上述一审判决。(来源:双牌县法院)

被告人张天明


为什么一个穷途末路的善心汇会有这样强的煽动力?

事实上,早在2017年,善心汇就已逐步展现了其强大的动员能力。彼时,已有多家媒体、自媒体、地方派出所官微频频示警,提醒公众善心汇有问题,但这非但没有戳破其谎言,反而催生了一批数量庞大的网络“死忠”,他们不顾一切地维护善心汇,并恶毒地辱骂批评者。

坊间一度猜测这是善心汇花钱雇来的水军,但现在看来解释不通——除非水军如今还能提供上京闹事的服务。

不得不承认,如何与易受骗人群打交道,善心汇就是比媒体、自媒体、政府官微更有办法,他们更积极,更有耐心,死皮赖脸,不屈不挠。现如今,传销已经逐渐发展成一种经济邪教,近年来是此起彼伏,花样百出,过往把人关起来打电话的粗暴手段已经过时了,他们开始越来越多地采用传统文化、公益慈善等柔性的控制手段。

有人说,善心汇式的洗脑术,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聪明人一看就知道是骗子。

这是我们的惯例:在拆解一个骗局的时候,往往习惯将之贬得滑稽可笑,一文不值,傻瓜才上当。张天明在被拘后也非常配合地说:“只要有高额回报,就会有人感兴趣,再做点事情进行包装,就会有更多人加入进来。”

张天明

我就问一句:一个没有技术含量的骗局,凭什么煽动上万人进京闹事?

我们有必要深入分析“善心汇模式”。有迹象显示,善心汇并非单兵作战,其背后有一个传销类资金盘的隐秘江湖。

“善心汇”并非单兵作战,背后有传销类资金盘的隐秘江湖

众所周知,传销就是靠拉人头赚的钱,前面的人赚后面人的钱。

很多人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空手套白狼的把戏总能奏效。答案很简单:因为传销虽是实打实的骗局,却未必不能赚钱。

在这里要先对传销做一个区分,中国语境下的传销有两种:一是有没有取得经营许可的直销,这种传销本质上是产品推销;二是没有任何具体产品的资金盘,实际上是一场玩非法集资、“看谁跑得快”的资本游戏。

这两种传销都以发展下线为手段,拉人头赚钱,但性质却完全不同。前者表现为缠着亲朋好友买各种很贵的日用品、化妆品;后者往往会在某个时段通过远高于市场的利息(还真能兑现),诱惑观望者把钱投进去,这就是所谓的“资金盘”。

如今,资金盘泛滥成灾,去年8月,央视一口气曝光了350个涉传销的资金盘,这还不包括当时尚未崛起的善心汇。

资金盘主要分成两种,一种叫复利盘,一种叫拆分盘。复利盘来钱快,崩得也快;拆分盘长命些,但获利相对较慢。

善心汇就属于复利盘。复利就是俗称的利滚利,复利盘的特点是来钱非常快,在短时间内就能收获高额的利息,并鼓励把利息持续投入,比如善心汇,7-10天就能收到本金的30%-50%的利息。

一般来说,正因为复利盘的泡沫倍增速度快得肉眼可见,玩家很少做长线投资,多半是快进快出,一旦兑现的资金量超过进场资金量,整个盘面就开始出现问题,很多复利盘撑不到半年就崩盘。

但善心汇是个例外,它用超高的利息引人入局,又以一套以传统文化+公益慈善的“使命愿景价值观”将人留住,这种“洗脑功夫一流”的表现增强了资金盘玩家的信心,他们也跟着放长线钓大鱼。

善心汇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背后有着一个传销类资金盘的隐秘江湖。

有许多人明知这是一个骗局,却把资金盘当成了发家致富的手段,他们选择在各种时机投钱入局,然后设法在崩盘前捞钱脱身。对内,他们极为理性地交流分析各个资金盘的前景,对外,他们装出一副愚昧无知的样子,有意无意地帮助“操盘手”延长崩盘的时间。

这些“盘友”扮演着骗子的帮凶,却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因为,他们的公开身份是“传销受害者”。他们以追捧潜力新人的方式关注“有格局”的操盘手,善心汇是他们所推崇的“盘界神话”,张天明就是他们心目中的超级明星。

有迹象显示,善心汇在永州与北京煽动的群体性事件,其背后有许多明白真相的“盘友”在推波助澜,乃至于冲锋陷阵。

2017年7·24前夕,一个名为“兴中天”资金盘的内部讨论

我们有理由怀疑,数以百计的资金盘已经结成了某种程度的利益同盟,无论是永州还是北京,善心汇都并非单一的团伙在策动,这很有可能是一场“盘界暴乱”。

要是让我猜,“7·24事件”不在所有人预想之中,而是某种由利益裹挟的情绪在互联网中快速发酵,以至于情况最终失去了控制。

即便如此,我们还要追问,为什么在数百个资金盘里,就善心汇能引爆这么大的能量?

使命愿景价值观

很多人忽略了一点,善心汇虽是一个传销组织,但却是一个有“使命愿景”的传销组织,这使得它有别于一般的庞氏骗局,在某种程度上有社团的特征。

过往的传销组织,“来钱快”是唯一的卖点,组织与会员之间是纯粹的经济关系,就是轰动一时的“3M金融互助平台”,主要卖点也无非是“投资回报率高”;尽管近两年有许多传销组织打着公益慈善的旗号,比如今年4月被广东公安扑灭的“人人优益”,但大多是挂羊头卖狗肉,别说公益慈善的精髓,连皮毛都没用上。

公益慈善的精髓是什么?不是技术,不是资本,是使命愿景价值观。

但是,善心汇有使命愿景价值观——扶贫济困,均富共生——虽然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俘获大批信徒。

打着精准扶贫的旗号“行善”

善心汇能在主要头目张天明已被拘的情况下组织起大批信徒进京,这种铤而走险的举动不太可能是纯经济利益所驱动,只能解释为使命愿景价值观的魔力。

据媒体报道,除了国家法定节假日之外,每周一至周五,晚上八点半,张天明会准时在微信群中进行讲话直播,多讲一些诸如人类命运共同体、价值观之类的宏大命题。

善心汇宣传的受众非常精准:农村居民以及三四线城市的弱势群体。其中不乏残疾人士,他们往往在温饱线之上,而在小康线以下,于此类人群而言,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眼看别人过着好日子,自己没什么指望。所谓不患贫而患不均,“均富共生”的愿景击中了他们的痛点。

“均富共生”可以分两个层面理解,“均富”是愿景;“共生”是方法论。所以,善心汇内部称彼此为“家人”,对外称“我们善家人”。由于我们国家的特殊历史,广大农村对集体生活有着特殊的感情,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个人逐渐脱离了集体,这在一部分人的心里造成了某种精神空虚,而善心汇“共生”的愿景,则在一定程度上满足这个需求。

“共生”的愿景在中国有着深厚的思想基础,具体表现为一种根深蒂固的家国情怀,善心汇在宣传时对此有着很强的针对性,对外说得最多的是“永远跟党走”,对内则强调“张天明同志每晚的分享要听,多学习中国传统文化”。

传统文化的核心是什么?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为什么要进京闹事妄图解救张天明?因为我们是“共生”,因为我们都是“善家人”,而张天明是家长,而且是一位能带领大家发财致富的家长。

当“家人”与“发财”发生了化学反应,会员与组织之间的联系就超越了经济利益。

来钱快,有愿景,这属于善心汇的“内功”,还有一个问题值得关注:善心汇的外部传播是怎么实现的?谁在这个过程中充当了“枪手”?

把权威绑上传销的大船

据公安调查,截至2017年7月17日,注册善心汇的会员达到500余万人。平均每天递增注册会员两万多,今年4月每天递增注册会员高达5、6万人。

一般来说,一个项目的疯狂“吸粉”通常伴随着汹涌的外部舆论,而议题的发酵往往离不开权威的背书,在我们这个社会,权威是谁呢?于善心汇而言,最有效的背书者是官方媒体、政府,以及有政府背景的慈善组织。

我们留意到,有三家媒体在善心汇宣传造势的过程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2017年1月9日,善心汇向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善心汇公益基金”捐赠1000万元。此事件得到了CCTV-4的报道。其时,“善心汇”崭露头角,尚未真正打开局面,报道一出,会员即奔走相告,更对质疑者称,如果善心汇是传销,是骗局,怎么可能得到国家级媒体的报道?

2017年2月中旬,也许受到了央视背书的影响,中国网在一档《中国访谈·世界对话》的节目里专访张天明,不仅讲述张天明14岁进入社会的“传奇经历”,还认真地探讨了所谓的“善心汇的自组织普惠系统”。这有可能是第一次有官方媒体为善心汇作深度背书。

2017年4月29日,在其时已有多家媒体、自媒体、地方政府官微示警的舆论背景下,《企业观察报》在其2017年中国企业信用论坛上为善心汇送上了“中国慈善公益产业最具影响力十大诚信平台”,并给张天明带上了“中国慈善公益十大领军人物”的桂冠。

讽刺之极。

如果说央视与中国网的报道,还能以善心汇恶相未露,记者编辑被蒙在鼓里加以解释,而《企业观察报》的行为则只能理解为丧失了底线。

类似的权威背书还有很多,在此不再一一列举,我所了解到的是,善心汇在获得了巨额现金流之后,拿出小部分以慈善的名义作秀,并以“慈善秀”的方式建立了与媒体、政府的联系,在这个过程中,许多有头有脸的人在活动中为善心汇剪彩背书,我相信其中的大多数人在并不知情,但客观上,他们都成了善心汇的帮凶。

善心汇伏法了,但需要反思的东西很多。

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许多人入局,诚然是因为“贪”,许多媒体、权威人士卷入其中,何尝又不是因为自身出了问题。

奉劝各位手握话筒的大V,珍惜自己的名声,有些钱不能拿,有些书不能背。

(本文介绍了善心汇在北京煽动的群体性事件)

文章来源:公益资本论

文章链接:http://gongyizibenlun.com/1731

作  者:

版权声明:

本文文字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微信id:yxtkhl-。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号“公益资本论”(id:gongyizibenlu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