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没有跳进战壕,与“慈善人士”并肩作战?

2019-01-17 CSR

所有慈善机构都在努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但有效利他主义者觉得这还不够。它的倡导者希望建立起一支理性分析者大军,动用证据和理性思维去寻找行善的最佳方式。

若有效利他主义运动能够将其原则运用于特定议题和地域,而不是追求普适的至善,它将变得更有效。

有效利他主义者希望对这个世界“做出最大的改变”而不仅仅是“做出改变”。如果按照他的逻辑,那么我们应当确信,只要考虑周全,鼓励有效利他主义者将其想法运用在特定领域中会产生更好的效果。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SSIR编辑部立场

全文约2500字,读完约需6分钟。

所有慈善机构都在努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但有效利他主义者觉得这还不够。它的倡导者希望建立起一支理性分析者大军,动用证据和理性思维去寻找行善的最佳方式。

我为什么没有跳进战壕,跟这群“慈善同志”们并肩作战呢?首先,这场运动有时候让我觉得更像是在批评我没有成为全力奉献的圣人,而不是肯定我的慈善热诚。打个比方,有效利他主义的领导者、哲学家麦克斯基和辛格争辩指出,不去支持救死扶伤的慈善团体,而选择影响力较小的慈善团体,从道德层面来说和杀人没有什么区别。

即使你同意这个观点,你很有可能还是处在局外人的立场上。大量关于捐赠动机的研究表明,决定人们进行捐赠的因素,往往出于个人与某个特定议题的联系,感觉有责任去“回馈社会”,或者对社会关系的有意培养,而不是冷静理性地探索最佳的行善为机会。

2010年,希望咨询公司针对美国富人进行了捐赠者细分研究,这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发现:只有4%的捐赠者在捐赠时会首先考虑慈善组织的效率,而仅有3%的捐赠者会真的就慈善组织的效率进行调研以决定捐给哪一家。

近年来,有效利他主义的发展速度令人惊叹,但即使受“捐有所值”组织和其他有效利他主义机构认可的慈善组织每年收到的捐款总额达到10亿美元,这个数字还不到美国慈善捐赠总额的三百分之一。

麦克斯基说,有效利他主义者希望对这个世界“做出最大的改变”而不仅仅是“做出改变”。如果按照他的逻辑,那么我们应当确信,只要考虑周全,鼓励有效利他主义者将其想法运用在特定领域中会产生更好的效果。

特定领域的有效利他主义者主张在某个特定的慈善领域内运用有效利他主义的原则,比如特定议题或特定地域。如果你特别关心西雅图,你可以用有效利他主义的原则来寻找最佳和最具性价比的办法,让西雅图变得更美好。同样,如果你最关心的是气候变化问题,特定领域的有效利他主义就可以帮助气候变化领域在更短时间内取得更有成效的进展。

追求个人善行的效应最大化
就拿我和我妻子来说,几年前,我们坐下来制定家庭的慈善预算。我想要说服妻子把大部分家庭捐款用于为非洲贫民提供预防疟疾的蚊帐。我之所以对疟疾防治基金会有兴趣,完全出自我对“捐有所值”组织的着迷。这家机构会提出严谨且证据导向的行善建议,因此有效利他主义者对它的评价很高。

但我的妻子却有别的想法。对于她来说,慈善应该从身边做起—从每天与我们的生活有交集的那些人开始,承认我们比身边的有些人幸运,并为他们做些什么,否则就是不近人情甚至是冷酷无情。她认为,无论我们还有别的什么打算,留出一部分钱给身边有需要的人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的妻子并不是唯一对捐赠有着强烈偏向性的人。我的职业生涯基本都围绕着艺术和文化领域展开——而它们一般不是有效利他主义者的优先选择。对我来说,从我的慈善预算中去掉给艺术事业的捐赠,就如同否定我生命存在的主要意义。如果像我这样对艺术充满热情的人都拒绝考虑优先捐赠给艺术事业,那么谁还会来资助艺术事业?

最终,我们将一半的家庭慈善预算分给了我们各自偏好的领域,这部分捐赠是没有商量余地的。但是我们尚不能确定在偏好的领域内,究竟应该捐赠给哪些组织。不同于对抗疟疾,在艺术领域并没有针对艺术慈善机构的“捐有所值”网站或本地社会服务组织帮助我们做出取舍。所以我们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力做出好的选择,但毫无疑问,我们无法确认哪些组织能带来更大的影响力。

我想我们家庭的情况并非个案。大多数对有效利他主义的批评都来自这样一些人,他们不接受它,是因为这一主张排斥从个人喜好的事情和地域出发做慈善。相比而言,他们并不反对有效利他主义的核心要求,即个人善行的效应最大化。相反,就他们关心的领域而言,许多捐赠者都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如何才能最有效地做出改变。

特定领域的有效利他主义
严谨的有效利他主义者会反对只针对某些议题或特定地域进行捐赠,认为摆脱这些限制才是更加高尚的做法,我并不反对这种说法。但我们的慈善投入是有局限性的。没有人会因为同样的资源足以帮助其他有需要的人,而完全放弃自己的偏好。有效利他主义者犯的错误是把所有的个人偏好,甚至包括那些对重要程度较低的慈善机构的捐赠,都视为无效的利他主义。但无视个人情感因素会带来一种风险,即大多数捐赠者感觉有效利他主义本身也无关紧要。

相比之下,特定领域的有效利他主义能更有效吸引捐赠者和慈善家,因为他们在一开始就会说服捐赠者和慈善家,在遵循有效利他主义原则的同时,可以保留自己原有的慈善动机。当然,如果要求有效利他主义者必须做出选择,他们会希望慈善家们能在自己关心的领域尽其所能(虽然这可能不会带来最大的整体影响力),而不是让他们既在首要关心的领域内捐赠一些,又在次要关心的领域捐赠一些,结果受困人群的生活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改变。

特定领域的有效利他主义者不需要推翻那些持有全面的全球视野的有效利他主义对“最佳之善”的定义。实际上,跨领域的协作才是特定领域有效利他主义者和一般战略性慈善的区别所在。

最后,特定领域的有效利他主义还有一个优点,它可以使有效利他主义的潜在影响力变得多元化。即使在有效利他主义阵营内部,人们也常常无法就什么是最具潜力的善行取得一致。

大部分有效利他主义者都承认,几乎所有的干预措施的预期影响都充满了不确定性。如果一名华尔街投资人决定把他所有的资产都投入同一家公司或同一行业,人们肯定会觉得他疯了;而公益领域里的预测和判断只会比商业更不精确。仅仅因为过去我们认为防疟疾蚊帐拯救了疟疾肆虐地区的人,并不代表今天给抗疟疾组织捐款仍旧是最好甚至是好的选择。如果支撑行动的证据被发现有问题,情况又会怎样呢?要是还有更好的却没有经过充分调研的善行存在呢?有效利他主义者优先考虑最有希望的机会的想法是对的,但是很难确定这些机会是否全都存在于他们当前重点关注的善行当中。

有效利他主义确实是革命性的想法,但有效利他主义者的言论和意识形态限制了这一主张的潜力。我们应该珍惜那些心怀天下并愿共襄善举的英雄并与其合作。但是仅靠这些人来改变世界是不现实的。有很多人希望将善行的社会影响力最大化,但同时他们也不愿放弃个人深度关注的议题和地域。如果有效利他主义者不能吸引这类人群加入其中,那么他们组建的慈善家队伍最终很难真正赢得人心。

文章来源:公益资本论

文章链接:http://gongyizibenlun.com/1810

作  者:

版权声明:

本文文字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微信id:yxtkhl-。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号“公益资本论”(id:gongyizibenlu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