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公益产品能否量产?南都启动“规模化学院”要摸着石头过河

2019-06-05 CSR

5月29日,南都公益基金会旗下项目“中国好公益平台”启动了筹备已久的“规模化学院”,名虽为学院,却是一个虚拟的学习社群,主要的学员是“好公益平台”上现有的50个品牌公益项目的代表,南都基金会为他们设置了《终极模式与规模化战略》等3门核心课程,有百余名职业公益人参与了这一线下开班的工作坊。

活动现场,公益项目负责人在分享

“规模化”是近年公益慈善领域一个极富争议性的话题,2016年11月,徐永光在“中国好公益平台”成立时发表演讲,称“公益创新只做小而美,不求规模化,就会成为自我陶醉的花拳绣腿”。这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行业争论,反对者认为,规模化背后的量化考核体系与公益本身的价值导向有所背离。

事实上,规模化与小而美并不冲突,公益产品能规模化,服务更多人,那很好;能把项目做得小而美,把好事做好,也很有价值;但问题是,如何做到?目前中国公益慈善领域既缺规模化的产品,也缺小而美的项目。

在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彭艳妮看来,规模化意味着“更多的责任和更大的挑战”。 彭艳妮在规模化学院开学典礼上说:“我们希望通过规模化学院的支持,树立中国本土公益项目影响力规模化的示范和标杆,为全球非营利组织带来经验和借鉴。”

南都基金会希望“加速公益项目产品化和公益产品规模化,高效、精准、大规模地解决社会问题”,这是一种具有开拓精神的行动,值得点赞,但我们依然要关注这一项目的有效性,规模化学院,乃至好公益平台的基本模式是对的吗?他们要通过什么方法助推公益产品的规模化呢?

一、推动益机构发展“加盟店”

 好公益平台的基本模式可从规模化学院新近开发出来的了一门“必修课”中看到端倪,这门课叫《终极模式与规模化战略》,由咨询公司GDI(Global Development Incubator)开发,提出了公益产品规模化的四种“终极模式”(end game),并引导公益机构思考两个关键问题:

1、谁来大规模执行产品?

显然不能是自己,人力有时尽;那发展一个很大的团队?可能性也比较小,毕竟公益产品不是商业产品,规模增长意味着成本的增加,却不一定带来利润的增长;所以,就只剩最后一条路:自己设计产品,运营品牌,具体执行交给别人来做,简单来说,就是发展“加盟店”。

2、谁为产品大规模买单?

在中国,最大的社会服务购买方肯定是政府,其次是企业,小部分可由公众捐赠解决。因此,沿着这个思路思考,自然得谋求与政府、企业更深程度的合作。

南都基金会实际给出了规模化的战略路径:推动公益机构联动社会资源,到各地去发展“加盟店”。

值得关注的是,南都基金会所倡导的规模化是指影响力的规模化,而非组织的规模化。简单来说,他们并不是希望一个组织越长越大,而是推动让某个项目联动社会各界资源,与包括政府在内的各个部门合作,以求影响力的最大化,进而解决社会问题。

南都对规模化的理解与国际社会创新潮流颇为契合。《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中文版在《规模化科学》一文中指出:“今天,我们有关社会变革规模化的理念,大部分体现的是一种旧的思维定势,不足以支撑当代的社会创新——那些理念重在扩大组织的规模,而不是影响的规模……但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扩大社会影响力。”

二、好公益产品能否量产?

业界对“规模化学院”的一个疑问是,作为企业家精神的一部分,规模化的能力是可以被培训出来的吗?一位学者说,这听起来有点像“用计划经济的方式来培育市场经济”。

这样的讨论也出现在创业界中颇有名气的“混沌大学”中,当时,“混沌大学”负责人梁晓雅有过两句很经典的回应:一、创业是不可教的;二、有很多可以教授的、基础性的、跨学科的理论和知识被大多数人忽略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女童保护”是南都好公益平台一个颇有代表性的项目,在“女童保护”负责人孙雪梅看来,好公益平台对公益机构最重要的作用,是搭建资源对接的平台,尤其是为品牌项目对接地方执行团队、枢纽机构、政府资源,以帮助机构在更多地方复制他们的产品。“他们给我们非定向的行政资金支持,以及培训学习的支持,这也确实是我们需要的。”

目前,“女童保护”的儿童防性侵课程正处于快速规模化的过程中,截至2019年4月底,“女童保护”面对面授课在全国各地累计签约298个地方团队,覆盖儿童已超过293万人,单是去年一年,就有超过了82万儿童得到“女童保护”的服务。

“女童保护”的快速发展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好公益产品是能量产的,至少,有一部分非个性化订制的公益产品是能规模量产的。但是,孙雪梅对快速规模化也存有忧虑,她说:“一定要产品基础打牢了再规模化。否则,规模化会加速崩溃。”

图片来源于网络

好公益平台上的另一个代表项目——爷爷奶奶一堂课的负责人贺永强也有类似的观点,他认为好公益平台对品牌项目最大的帮助是“拉近了与一线NGO的距离”,但同样强调规模化不可操之过急,“规模扩大会带来品控风险的增加。”

据南都官方资料,截至2019年4月,好公益平台共签约公益产品50个,涵盖教育、安全健康、环保、助老、特需人群关爱、性别平等、社区发展等7个领域,目前,平台为入选的公益产品提供规模化相关的能力培训和资金支持,同时为其链接资源、推广品牌。

内部人员透露,下一阶段,南都有意挑选出一批“高潜力项目”,给予更多支持,以打造行业标杆。

看起来,目前好公益平台兼有“孵化器”与“供需平台”的双重属性,一方面,他们挖掘有潜力进行规模化的公益项目,提供资金支持、能力培训;另一方面,他们签约了各省市地区枢纽合作基地近40家,并组织多场路演、线下推介,拉近品牌公益项目与一线NGO的距离。

 

目前,好公益平台的基本盘包括50个品牌公益项目、16家联合共建机构与38家枢纽合作基地:

安全健康:
365安全饮水计划安全号列车儿童安全社区共创计划儿童平安小课堂反毒大篷车

看清未来

女童保护——儿童防性侵课程

平安少年派

“五防”儿童安全课

心暖新衣

邮警情防金融电信诈骗知识教育课程

“一个鸡蛋”项目

远离烫烫小怪兽儿童课堂

环保:

河流守望者

绿色离校·绿色感恩全国校园公益倡议行动

社区食物银行网络

守护海岸线

无痕环境公益课堂

教育:

阿福童快乐财商课

班班有个图书角

笨爸爸工房——父性教育空间

公益小天使

千千树农村学前教育质量提升项目

你我伙伴性教育支持平台

禾趣计划

童萌亲子园·家门口的普惠早教中心

未来国阅读嘉年华

未来希望幼儿班

爷爷奶奶一堂课

新一千零一夜·农村寄宿留守儿童睡前故事

“一起爱法”青少年普法课程

壹乐园·儿童服务站

社区儿童素养教育——真爱梦想社区梦想中心

禾邻美育课

社区发展:

南关厢素食馆

义仓

特需人群:

“彩虹村”助学项目

大福社区化服务项目

关爱失独“五节一课”

PC计划“穿墙引线”

逆风飞翔·事实孤儿同行计划

心智障碍者支持性就业同行课堂

融合中国·心智障碍者家长组织培育支持计划

焕新乐园

性别平等:

给母爱一个空间·公共场所母婴室建设

万家无暴

助老:

喘息100

好龄居·农村邻里互助养老服务

乐享银龄社区居家养老综合解决方案

十方缘-老人心灵呵护

幸福乡龄-活化老协

 

图为16家联合共建机构,图片来源于中国好公益平台官网

南都的好公益平台能否有效推动公益产品的规模化?这也许需要更长时间的跟踪观察。

文章来源:公益资本论

文章链接:http://gongyizibenlun.com/1946

作  者:黎宇琳

版权声明:

本文文字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微信id:yxtkhl-。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号“公益资本论”(id:gongyizibenlu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