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购分发”无优势,公益机构在疫情中应如何定位?

2020-02-23 B型企业

目前,在腾讯公益、阿里巴巴公益、支付宝公益三家主流互联网筹款平台上,公益慈善组织的筹款重点主要在抗疫医疗物资筹款。在中国公益慈善行业公信力尚属脆弱的情况下,专款专用似乎已经成为热点事件筹款时的标配条款,筹物资和筹补贴看似是最为保险也最容易让公众接受的项目。

但是,物资和补贴并不能满足抗击疫情的全部需求,也难以在公众心目中树立公益慈善组织的专业形象。例如,在本次为新冠病毒发起的筹款项目中,绝大部分属于专业的医疗物资筹款,然而很快就出现了尴尬的局面——公共舆论紧盯善款使用进度,但有钱也难以买到符合标准的应急医疗物资。

“采购”与物资发放并非所有公益慈善组织的核心优势。尤其当互联网巨头联袂医药巨头发挥全球采购与物流体系优势时,传统公益慈善组织更显黯然失色。而一些临时组建的志愿者团队的运作效率与专业程度也超过了某些公益慈善组织。

当然,也有部分公益机构在应急救援的采购分发中确有专业能力优势,他们应该继续发挥这样的优势,但对于更多没有比较优势的公益机构而言,应该寻找更适合发挥自身优势的切入点,至少可以先从突破传统的筹物资和筹补贴开始。

图,公益组织采购物资,支援湖北一线医护人员和疫情防治人员。

一、本土公益组织筹款偏好:91.5%项目计划采购物资

 

据中国慈善联合会不完全统计,截至2020年2月3日0时,全国针对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的慈善捐赠超172亿元。腾讯公益、阿里巴巴公益、支付宝公益、轻松公益、公益宝、苏宁公益等平台上线超200个募捐项目,多家基金会/慈善会募集善款超千万元。
 
图:三家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发布平台专题页面
 
我们首批选取腾讯公益、阿里巴巴公益、支付宝公益三家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发布平台上发布的新冠疫情相关项目,梳理分析了上线项目的筹款关键指标,含筹款的目标金额、善款的用途、善款受益地域和人群、筹款文案中公示的预算设置,以及筹款达成情况。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月11日12:00,三家平台集合页面中69家拥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共上线106个募捐项目,累计筹款总额高达658,741,930.75元,捐赠人次13,360,598次,平均每笔捐赠金额为49.3元。

(一)68%项目已达成筹款目标,17家慈善组织募集筹款超千万

 
在三大平台发起筹款的机构中,38%的慈善组织累计筹款金额区间在100-500万元,已有17家(24%)慈善组织累计筹款超过千万。其中湖北省本地机构:湖北省慈善总会累计筹款金额超1.7亿元,远高于其他机构,其次是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和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累计在线筹款金额均已超过5,000万元。68%上线项目已达成筹款目标,进入执行阶段。

(二)善款使用偏好:91.5%项目计划采购物资

 
已上线的106个筹款项目中,有97个项目提及将善款用于采购抗疫防控物资(如口罩、呼吸机、手套等),占比91.5%。对殉职医护人员及家属的抚恤和公共倡导&公共卫生教育的支持项目分别为13个(12.2%)和11个(10.3%)。
 

注:图表中筹款项目覆盖支持服务可能有多项支持。 

其中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上线的“支援医疗废物处置”项目不同于其他多数项目采购医疗物资,而是关注与环保领域相关的后续废物处置,采购的是医疗废物运车和收集桶。我们在项目设计中也看到多样化的支持,如爱德基金会在阿里巴巴公益平台上线为一线医护防控人员提供爱心餐、浙江省妇女儿童基金会为女性医护人员购买健康公益保险、腾讯公益与各地慈善总会新上线了“战役天使守护计划”,为各地前往湖北疫区的医护人员提供补贴和保障金。
 

(三)项目覆盖范围:群策群力支援湖北

 
项目执行覆盖的地区以湖北省为主,其中47个项目在项目描述中将善款用于支持本次疫情的受灾最严重的湖北省,是所有项目数量的44.3%,提及支持武汉地区的项目共23个,占比21.7%。
 
不少慈善组织的项目覆盖地区并不是单一地区,有8个项目覆盖全国,在47个覆盖湖北省的项目中有25个项目同时有覆盖支持慈善组织所在的省市或原服务的地区。
 
注:图表中项目覆盖地区存在同一个项目覆盖多地。

(四)善款使用对象:医护/防控人员为主

 
筹款项目的受益对象以医护人员为主,49%的项目(52个)善款计划用于支持医护人员,包括一线疫情地区医护人员、医院等。其次,47个项目善款使用计划中提及受益对象包含公众,未明确具体特征。
 
注:图表中公益慈善组织支持的受益对象不一定为单一群体。
总体而言,目前三家主流互联网筹款平台上,公益慈善组织的筹款重点主要在抗疫医疗物资筹款。目测还有一大波筹医护人员补贴的项目在路上。
 
如参考国际机构经验,要求公众在热点事件中为长期的整体的应急基金池捐赠,短期内还是偏于理想化的要求。即便是已具备品牌影响力的公益慈善组织,也尚需时日建立应急基金池本身的公信力。
 
可我们至少可以先从突破传统的筹物资和筹补贴开始。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尤其是新型病毒爆发事件本身存在大量不确定性,在紧急动员筹款时,如将款物使用范围设计得过于“专项”,既不利于一线人员根据千变万化的实际情况开展工作,也会为机构带来舆论风险。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通常有“发生——爆发——控制——后续支持”四个阶段,公益慈善组织可以在各阶段需求中挖掘能够发挥自己优势的切入点,按阶段的需求模块设计筹款产品。

二、关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紧筹款的善款使用设计建议

(一)针对发生期

设立长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资金池,支持先期行动
 
建议业务范围符合该领域的公益慈善组织,经此一疫,设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专项应急资金池,并将该资金池的筹款工作列入年度筹款计划(不要忘了列上筹款成本)。
 
设立资金池的核心作用是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刚刚出现的阶段,就能够迅速拨付资金支持开展干预行动支持防止疫情爆发。
 

(二)针对爆发期与控制期

(1)专业战线类筹款产品:抗疫物资、医护专业人员支持保障
 
爆发期疫区首先需要专业医疗物资与专业人员支援;
 
医疗健康领域物资具有较高的知识储备门槛,非医疗健康领域的组织不建议盲目发起此类采购项目引发恶性竞争;
 
医护专业人员支援通常由政府统筹协调,但公益慈善组织可配合提供给前线医护专业人员的支持与保障。
 
(2)社区战线类筹款产品:社区防疫与感染者家庭保障、弱势群体保障
 
社区是公益慈善组织的攻坚阵地:社区防疫倡导,防疫行动支持、感染者家庭保障、弱势群体疫期日常生活与医疗需求保障。
 
在事件爆发时,政府、医疗类响应机构和捐赠人都重点关注在硬件设施的支持上(包括医疗设施、防护设备、药品、医护人员),很少关注“软性”的支持,如社区动员,赋予社区参与职能等。拥有社区动员优势的公益慈善组织可在社区层面开展防疫知识普及与教育、为学校等关键场所提供防疫行动支持、为感染者家庭(如父母被隔离的孩子)提供救助。救助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日常照料、心理支持、其他疾病需求支持。
 
除了被感染者群体,弱势群体在疫情期间更为脆弱,因此更需要公益慈善组织提供日常生活和医疗需求的保障。
 

(三)后续支持期

当疫情基本结束,政府、企业与公众的目光将转向恢复正常的社会生产与生活秩序。而疫情留下的长期问题,如为殉职人员的家属提供长期支持、群体心理创伤的恢复、后遗症的医疗需求救助等等,都需要公益慈善组织的支持。
 
热点期间发抚恤金不是难事,但如何避免遗忘是极有技术含量的事。
 
关于纪念性/悼念性筹款产品服务内容的设计,可参考下文。(点击下图跳转浏览)

(四)针对公共卫生安全领域设计日常筹款产品

(1)为基层医护人员、社区工作人员提供硬件与疫情应急能力建设等软件支持,提升针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响应能力与生存率。
 
(2)设计基于社区、学校层面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相关公众普及教育产品。
 
(3)支持相关的研究工作
 
如病毒研究、疫苗研发、防范策略、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公共沟通技巧、紧急状态下的远程心理干预等,不论资金量大小,都可以找到一些角度切入开展力所能及的工作。
 

点击上图可跳转浏览由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制作的《湖北省新冠病毒危机卓明形势报告》
致敬每一位在此次疫情中的行动者

注:本文有删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号“方德瑞信CAFP”

文章来源:方德瑞信CAFP

文章链接:http://gongyizibenlun.com/2166

作  者:

版权声明:

本文文字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微信id:yxtkhl-。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号“公益资本论”(id:gongyizibenlu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