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重新开张,阿派的志愿者拼了!

2020-09-08 基金会

★阿派志愿者跟待领养的动物玩耍

王小小从小喜欢猫。
 
毕业后,她想过开一家猫主题咖啡店,但五行缺钱,只得找了一家事业单位做行政工作,成了一名朝九晚五的白领,一度下班回家就是“葛优躺”。“那时真像条咸鱼。”王小小评价曾经的自己。
 
但在参加“阿派”的活动后,王小小的生活轨迹发生了改变。
 
“阿派”是广州一家专门救助流浪猫狗,并为它们找到主人领养的公益机构,在许多宠物医院开设了“动物领养展示中心”并招募志愿者,其中一个点就在王小小家楼下。2018年,王小小第一次进领养中心便爱上了这里。
 
每天下班,王小小第一时间到领养中心,穿上志愿者马甲,陪伴和记录小猫小狗的日常,帮它们找到愿意领养的主人。
 
那时,王小小的朋友圈都被阿派的救助信息“承包”了。领养中心所在的宠物医院,老板和职工开玩笑说,“我见人家义工(指王小小)时间,比见你在店时间都多。”她实现了“家里葛优躺”到“义工一条龙”的转变。
★王小小和其他志愿者参加义卖活动
 
王小小的爱并不孤独。阿派的志愿者有2000余人,他们多是动物爱好者,希望为城市流浪猫狗找到家,解决一系列因流浪猫狗衍生的问题。他们不等不靠,出钱出力,以志愿、自治的原则分成多个组别,有传播设计、领养审核、筹款等多个岗位。
 
阿派的发起人叫陈嫱,本是一家公办中学的教师,在她看来,流浪动物看似一个小众问题,但流浪动物大小便、流窜伤人等对市民生活的不好影响不可忽视,得让流浪小动物找到自己的安身之处才行。后来,她辞职创办阿派,致力解决城市流浪动物问题。
 
据不完全统计,广州有将近20万流浪动物,阿派每一天都能收到上百条关于流浪动物的求助。
志愿者们很快发现,传统的救治模式只会使得救助人越救越穷,创始人陈嫱就一度因此负债。为省钱救动物,她曾穷得连续几天吃冷冻粽子,但最终获救的流浪动物依然逃不过流浪的结局。
 
此后,阿派开始转变思路,推出了“30天拯救计划”,将动物送到领养中心,志愿者们通力合作,把流浪动物的可爱之处展现出来,审核有领养意向的人们是否有条件给它们一个家,帮助小动物们找到新主人。

★领养日活动,待领养的动物与市民互动。
 
至今,阿派已帮助逾500只流浪动物找到领养者。但是,救助小动物处处都要钱。
 
领养中心设立需要资金,一只小动物一个月的正常寄养费几百至上千元不等,领养中心动物数量达到102只时,每个月仅寄养开支就超7万元。一谈到钱的问题,阿派各个组别的志愿者们就马上变成了筹款员。
 
钱从哪里筹呢?腾讯的99公益日为阿派这样的草根公益机构提供了生机。
 
“99公益日”是腾讯联合公益组织发起的网络募捐活动,其特点是腾讯联合商界拿出额外的资金为募捐活动进行“配捐”、“放大”,以鼓励更多网友参与捐赠,同时,腾讯也推出了不少小机构能操作的新玩法,比如,集小红花。公益项目通过网友支持召集的小红花越多,获得的额外配捐加成就越高。
★志愿者在线下开展99筹款活动
 
2018年99公益日前夕,王小小和 200 多个小伙伴加入了阿派小红花微信群,通过好友支持筹集小红花。阿派在 5000 多个参与小红花活动的项目中,以 147000余朵小红花排到了第 218 名,最终为机构筹到了12万善款。
 
尝到了甜头,王小小在2019年的99公益日更是冲劲满满。“这一年的99公益日刚好是周末,年轻人喜欢睡懒觉,但9点是配捐的黄金时间。”99公益日第一天,王小小早上8点半起来。
 
“没刷牙没洗脸,更谈不上吃早饭,立马开始发推文,刷屏,预热,在微信里的所有群,还有朋友圈分享自己的一起捐,冲冲冲。”那时,王小小的爸妈看女儿一反常态,问什么大事发生了。她紧张得来不及吭声,忙着在十几二十个群拉拢爱心网友成为自己一起捐的一员。
 
王小小当时心想,“要说出来是去找人要钱,爸妈不支持不就糟了?”所以她啥也不说,一头就闷在手机和电脑里。其实,父母虽然不太理解,却很支持女儿的公益行为,两老悄悄分别将微信上存的200元和120元捐出来,“都是买菜钱,我无意看到捐赠记录才知道。”
 
王小小后来给爸妈回了200元的微信红包,她觉得,父母的微信里还是得存点钱以备急用。那一年,她一共动员了200多人参与,筹了5000多元,觉得很满足。其实,不只是王小小,阿派许多志愿者成为了劝募大使,他们“豁出去了”,在那几天紧张并快乐着。

★2019年99公益日活动,志愿者在各类市集摆摊义卖

 
在志愿者们的努力下,2018年和2019年,阿派分别募集了70万元和140万元善款,看上去,这家草根机构开始有了蓬勃的气象。但是,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给了他们当头一棒,阿派一度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
 
受疫情影响,阿派领养中心的动物“滞留”在了领养中心,迟迟找不到人领养。被寄养在医院,花销巨大。每一家领养中心都在亮红灯,医生忙得不可开交。有一天,领养中心的院长深夜看着诊室内外摆满了一排排的动物,忍不住打电话给阿派的志愿者哭诉:“不能再救了,医院已经没有位置了。”
 
阿派被迫六月底宣布暂停救助,什么时候能重启,没人知道。阿派的志愿者们没打算放弃。他们没法接受100多只小动物在领养中心就地解散,重新流浪。
 
王小小和她的朋友们打算在这个99公益日大干一场,积攒足够的小红花,筹集更多的善款。“今年的玩法挺刺激的”,王小小已经准备好将自己的朋友拉进微信群,组“战队”筹款(今年新玩法),“估计今年参与的人会比去年更多。”王小小显然已经做好了准备。
 
志愿者们下定决心,要用筹款保住他们的公益机构:“只要保住领养中心,总有重启之日。

像王小小这样的志愿者还有很多,她们是温暖的爪子守护人,在城市的某一个角落,守护流浪的生命。
你愿意在99公益日里支持她们吗?
 扫码帮助更多的流浪动物!
 

文章来源:公益资本论

文章链接:http://gongyizibenlun.com/2303

作  者:苏赞

版权声明:

本文文字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微信id:yxtkhl-。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号“公益资本论”(id:gongyizibenlu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