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南复盘河南水灾:情况远比我们知道的更严重

2021-08-10 热点

摘要

倒塌的房子,被摧毁的庄稼,失去家人的灾民...... 随着时间推移,这些人和事往往会淡出公众视线,但现在正是他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

8月1日,鹤壁市淇县西岗乡袁庄村,村里的养殖大户在把淹死的猪和鸡,一只一只拉上来。

编者按:

进入8月,河南灾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淡出公众视野,但当地的汛情却依然危急,特别是浚县,“全县60万人全部受灾,能启用的安置点远远不能容纳60万人,他们只能在家周围的田埂上临时搭一些简易的安置场所,甚至有可能没有遮盖。”

这是社交媒体时代一幕非常奇特的景观,人们以一种近乎娱乐化的态度看待各种新闻,新闻成了“节目”,河南水灾固然是个悲剧,但感叹一番之后也就转向了下个热点,少有人去追问,灾区情况如何了?灾民都安置好了吗?物资供给是否到位?在灾害发生的过程中,除天灾,还有没有人祸,有没有制度性、结构性的问题?

郝南与卓明团队是为数不多一直紧盯灾情,并在他们能操作的范围内努力为公众提供灾情相关信息、数据,看他对河南灾情的复盘,能让我们从一个宏观视角审视灾情的严重程度,更独特的是,他是从救灾角度进行的复盘,这为行动者提供了很有价值的参考。

文-郝南,卓明灾害信息中心负责人

注:本文据卓明河南特洪响应中期总结汇报大会上,郝南分享整理而成,经讲者本人审阅修订~

7月20日,郑州发生突发历史级的大暴雨,但实际上,在17日到19日,一个叫做黄淮气旋的天气系统,就一直在河南地区降水,早在郑州市遭遇重大灾害之前,新密、荥阳、巩义和偃师就已经发生了非常严重的山洪灾害,这是一个前情。

从19日晚上到20日的白天,在郑州市,包括新郑、新密、巩义,还有偃师,已经有一个比较强的降水,而且形成了比较严重的灾害,所以19日晚上,当地的救援队就已经开始救灾了。

20日白天上午到中午的时间,我们不断看到抖音或者是微博上发出来的特别严重的灾情信息,也就是这些信息,包括雷达的一些表现,我们进一步确定,河南省正在发生一次非常强的洪灾的过程。

但让我们始料不及的就是,20日下午进一步超强降水的发生,截止到晚上6点,多个县市的24小时降水超过了五百年一遇的标准,郑州市灾害的等级达到了千年一遇。

这一轮降水主要造成了巩义市、荥阳市、新密市,还有登封市的一部分地区,发生了严重的山洪、洪涝灾害。郑州市的情况大家比较清楚,不再赘述。

在我们全力救灾,协调各地的救援队伍开往灾区,再到第二天,也就是21日白天的时候,我们觉得,整个范围比我们预想的要小一点,程度要轻一点,我们当时想,救援救灾的展开应该能够回应这样的灾情。

但是,在21日晚上,这个低涡仍然徘徊在这个区域,很快又打破了前一天的一些降水记录。以新乡市为主,新乡到鹤壁周边地区发生的这一场强降水,集合了前一天晚上在山区的降水向下汇流,结果造成了新乡市卫河和共产主义渠沿线的村庄被洪水围困,洪水深度达到了1米5到2米,甚至有些地方的深度达到3米到5米,淹没的范围从获嘉县的东边一直到新乡辉县市、凤泉区,卫辉市,再到卫辉市和鹤壁交界的淇县。

两河流域周边的村庄都先后浸泡到洪水当中。这一轮洪水影响的村庄数量超过了100个,我们估算被困人员的数量大概在20万到40万人之间,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据。

至少在近20年里,我们所知的被洪水围困的案例最多发生在余姚——台风造成的余姚水灾,当时拥有100万人口的城市,70%浸泡在洪水中,大部分地区被水浸泡达到3天,部分地区被水浸泡达到5天。这是我们知道的,上一次城市型内涝延续时间最长,影响人数最多的一次。而这种大平原上的农村发生如此严重的洪涝,可能要追溯到1998年的洪灾和1975年8月河南驻马店溃坝事件。也就是说,很久都没有发生过这么多人员被困,且特别需要救助的紧急情况。所以,救援队伍在22日的白天陆续赶往新乡,就地开展特别艰苦的救援工作。

在整整4天3夜的救援之后,被困的几十万群众才转危为安,这是一次非常艰苦也非常困难的救援过程,其中有一些救援人员付出了很大的牺牲。

正当我们以为这件事情到此应该结束了,洪水继续下泄,又发生了受灾程度更重、损失更大,影响人数更多的洪灾,情况进一步恶化,相当于几十个、上百个西湖的水量继续向下游奔涌,最终就聚集在了卫辉市。卫辉市全境,尤其是卫辉的县城,忽然就被洪水围困,卫辉县城20万人陷入了一片汪洋之中。当时,新乡的救援还没有结束,救援队还只能分出一部分队伍的人数,从新乡转到卫辉市,开展救援行动。

卫辉县城20万人,80%以上的群众最终转移了出来,转移到了其他的安置点或者投亲靠友,这是这次灾情的另一次加深和转折。

但这次灾情仍然没有结束,滔滔的洪水继续奔涌向前,一直到了下游的鹤壁市浚县。浚县的县城非常有历史,这次洪灾为了保县城和下游的地区,将浚县全部7个乡镇中的6个作为蓄滞洪区使用,也就是说,几乎所有的乡镇都泡在水里,除了一些地势比较高的村庄,都是全镇转移,整个浚县60万人中,大部分都被迫在洪水中连夜紧急撤离。在浚县堤防抗洪的过程中,还遭遇了台风侵袭,台风在当地带来一个比较强的降水,然后第二天,从北边又过来一个超强单体,这种强度的强对流天气是当地非常罕见的,除了下冰雹,风速甚至超过了台风,录得的最大风速是14级。经过了台风和大风的洗礼,浚县最后是保住了,但是仍然有1/3的城区水深超过半米。

除了这些地方以外,郑州市的下游也发生了一些特殊的情况,比方说,在周口市的扶沟县也有好几个镇,因为蓄滞洪区的原因进行全镇的转移。

河南水灾的灾区大概分成4个:

第一个灾区是郑州,郑州的巩义、荥阳、新密,一开始作为重灾区出现在新闻当中,但是三天以后他们的名字就不再被提起,而这些山洪灾区并没有得到足够的资源,他们被遗忘了。

巩义、荥阳、新密、登封这4个重灾区的名字,是国家正式发布说郑州市有将近三百人遇难的消息,大家才知道,原来情况远比我们知道的更为严重,而且几乎每一个市县都有60人以上的伤亡。

7月21日,灾后的米河镇,洪水冲断了镇上的一座桥梁。壹基金供图,摄影/田卫涛

第二个重灾区是新乡市卫河和共产主义渠沿线地区,紧急转移安置的群众达到了十几万人。后来,因为疫情的影响,他们必须从安置点转移回到自己的家。但是,迎接他们的是什么呢?两米多深的洪水已经浸泡多日,牲口死亡,耕地绝收,家里的家具家电,所有的财产毁于一旦。家里可能还有半米高的淤泥,在这样的情况下,重新开始生活是特别艰难的。在所有的生计和生活条件都已经损毁殆尽的情况下,他们现在就是最需要帮助的时候。

7月24日,河南省新乡市牧野区新中大道,市民从市区蹚水回家,道路中央的水位一度高达腰部,图源于南风窗

第三个就是卫辉和淇县连片的灾区,尤其是卫辉,当地几乎是经历了两次洪水的清洗,首先在第一轮的新乡洪水当中,他们就是最重的灾区之一,之后卫辉的县城又遭遇了全市水势上涨,洪水难以泄除的困境。

最后就是浚县,浚县全县60万人全部受灾,也正因为全县受灾,灾民投亲靠友和转移安置都不能解决,还能启用的安置点远远不能容纳60万人,老百姓不能到周围县市投亲靠友的比例是非常高的,他们只能在家周围的田埂上临时搭一些简易的安置场所,甚至有可能没有遮盖。

浚县被洪水淹没的农田。水中混杂着动物尸体和粪便,太阳暴晒之下,很快开始腐臭。图源于壹基金公众号

我们有小伙伴到这些临时的灾民聚集点去看,他们说景象特别令人伤心。凌晨4点的时候,有位公益伙伴几乎是哭着跟我讲,说我们能怎么帮助他们,怎么能呼吁政府再多给他们一些支持。

现在国务院已经正式发出了通告,要调查这次救灾当中的渎职行为。我觉得,我们的关注点更应该放在——如何能够帮助在灾害发生半个多月以后,仍然身处困境的同胞们。

7月21日,米河镇多处房屋进水,一位居民愁容满面地坐在屋前。南方日报记者张梓望/人民视觉

河南水灾远比我们想象得严重。

除了紧急救援,还有过度安置及大范围的灾后重建工作。

倒塌的房子,被摧毁的庄稼,失去家人的灾民……

随着时间推移,这些人和事往往会淡出公众视线,但现在正是他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

文章来源:共益资本论

文章链接:http://gongyizibenlun.com/2495

作  者:郝南

版权声明:

本文文字内容归本站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编辑,加微信(id:yxtkhl-)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号“共益资本论”(id:gongyizibenlun)

返回顶部